?
2019常州互聯網+先進制造產業發展高峰論壇
當前位置: 主頁 > 專家觀點 > 智造一言堂 >

郎咸平:救中國制造要砸10條枷鎖

2015-12-03 15:33 [智造一言堂] 來源于:互聯網
導讀:郎咸平在最新出版的《拯救中國制造業:產業鏈理論實踐案例》一書中,對束縛中小企業發展的這十條枷鎖進行了詳細的分析。郎咸平尖銳得指出在很多領域,政府不僅僅是市場的主體

  郎咸平在最新出版的《拯救中國制造業:產業鏈理論實踐案例》一書中,對束縛中小企業發展的這十條枷鎖進行了詳細的分析。郎咸平尖銳得指出在很多領域,政府不僅僅是市場的主體,而且是市場的主宰者。我想說的是,要把企業從權力的籠子里解放出來,就要砸碎束縛企業發展的10條枷鎖。

  1審批枷鎖

  中國經濟一個最顯著的特點就是管制,行使管制權力的方式就是審批,層層審批,事先審批。這一點不用我細說,做過企業的人都清楚,用“一部血淚史”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我們統計過一個房地產企業從買地到竣工,再到給老百姓房產證,這其中要蓋110多個公章,157 種收費。一方面,程序煩瑣得要命;另一方面,每一個公章背后都有一次和公權力的交鋒。

  所以李克強總理說,簡政放權是預防腐敗的釜底抽薪之策,也是解放市場、激發經濟活力的基本之策。希望這些中央政府下放的權力交到地方政府手中不要變了味道,變成他們的斂財工具。從十八屆三中全會到現在,已經取消或者下放了416項審批權,但是還有上千項可以取消,還遠遠不夠??吹?ldquo;下放”這兩個字我就頭疼,我個人的建議是能取消的就盡量取消,“下放”的審批權越少越好。

  不打破這些形形色色多如牛毛的審批枷鎖,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就只是說說而已,中國制造業就不可能走出今日的蕭條,什么創新、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之類的話就會成為空話,腐敗也只會愈演愈烈。

  2壟斷枷鎖

  壟斷是企業的天然屬性,本無可厚非。但是為什么所有市場化國家都立重法預防和懲治壟斷呢?原因無非如下:一是壟斷會形成產品的高價,推動通貨膨脹;二是壟斷阻礙創新,抑制產業發展;三是壟斷愚弄和壓迫消費者,使消費者無法享受到更好的服務。

  據我的觀察,今日中國的壟斷至少有四種情形:

  一是政府壟斷,以土地為主;

  二是國企壟斷,以基礎設施、資源能源、通信和出版傳媒等為主;

  三是官商勾結形成的壟斷,以服務業為主;

  四是市場競爭形成的壟斷,各個行業都有。

  大家耳熟能詳的是前兩種壟斷,根據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文件要求,想必會逐漸破解。第四種壟斷,恐怕中國還沒什么破解之道,因為我們距離那個階段還很遠,至今還沒看到什么有影響力的案例。最令人發指的則是官商勾結形成的第三種壟斷,例如出租車行業、大型食品批發市場等。這些壟斷,都或多或少地阻礙了中國制造業的健康發展,必須花大力氣破除。

  3稅費枷鎖

  中國企業稅負之高,想必各位有目共睹。計劃經濟時代,中國以國有和集體企業為主,稅負高、福利也高,這可以理解。但現在我們已經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國家了,還是那么高的稅負卻沒有相應的福利就不正常了。根據福布斯公布的“稅負痛苦指數”,中國排名僅次于法國,我認為這是可信的。但問題是,我們的福利水平能和法國比嗎?

  高稅費必然帶來下面的惡果:

  一是抑制投資;

  二是推高物價,助推通脹;

  三是與高物價連帶的抑制消費。

  最近我看到中央采取了一些降低稅負的措施,比如小微企業免征所得稅、營改增,減輕企業1200億元稅負,出版物銷售環節免征增值稅等。

  但是我覺得這樣還不夠,增值稅和所得稅稅率還是太高。當然了,如果大幅降低稅負,也就意味著我們的征管水平需要接受考驗了。降低企業稅負的好處不用我再多說,因為我們的政府已經體會過對三資企業減免稅的益處了。

  4融資枷鎖

  貸款難,利率高,是目前套在中國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脖子上的枷鎖之一。我們超發了那么多的貨幣,而銀行又鬧錢荒,那么“錢去哪了”?

  據我觀察,中國不差錢也不缺錢,這些錢都去國企那里了、去地方政府那里了、去影子銀行那里了。而國企的錢呢,也去影子銀行那里了。所以到最后借款利率會越來越高,我們制造業和其他實體經濟將更加痛苦,從而加速滯脹的到來。

  我們再看看美國、日本和歐盟的利率,都沒有超過1%,所以人家首先制造業復蘇了,緊跟著服務業也復蘇了,其金融業,包括股市等資本市場,自然是高歌猛進。通過對比,我們完全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那就是中國的實體經濟被銀行業綁架了。銀行及其衍生的影子銀行這種高利貸式的對中國實體經濟的盤剝,如果不打破的話,中國制造業就看不到春天。

  5地價枷鎖

  土地及其附屬物的價格,是企業最沉重的負擔之一。國家統計局關于洛陽25 家小微服務業企業的調查顯示,小微服務業企業的租金占營業收入的10%,高的能占30%,而企業的利潤率也只有10% 而已。也就是說,100 元的營業收入中,商家只賺10 元,房東卻賺了10~30 元。

  在一個自由的市場,長期來看不同行業的回報率應該是1:1。簡單來說,就是你投資一個小企業要花100 萬元,長期來看,你的利潤率應該和把這100 萬元投資到土地上的回報是一樣的。

  實際操作中,政府要鼓勵創新,鼓勵拉動就業,所以要壓低土地這種不創造生產力的要素的成本,這就導致投資企業的回報率要高于投資土地這種不動產。但是中國完全搞反了,房東的利潤最高能達到企業的三倍,這不明擺著鼓勵有錢人炒房炒地嗎?在制造業領域,地價其實決定著物價,也決定著企業的利潤。如果地價、租金回歸正常,企業利潤將明顯增加。

  6人才枷鎖

  我在各地演講中,聽到企業家抱怨最多的問題,就是遇到人才瓶頸。也就是說,我們的教育系統生產的產品也就是人才不合格。“既入不了廳堂,也進不了廚房”,大批畢業生是高不上去,也低不下來??傊?,培養的都是企業沒法用的人。

  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一是教育體制僵化,學校沒有自主權;二是職業教育被漠視。我們過去搞“教育產業化”“大學大躍進”已經造成惡劣后果。社會本來應該以職業教育為基礎的,現在我們全變成了所謂的精英主義教育。如果中國大學培養的學生真的全部是精英,我看這個國家穩定不了。

  中德都是制造業大國,我們偏偏不學德國。德國16~19 歲的人中70%選擇接受企業辦的各種職業教育,包括機床操控、汽車維修、船舶駕駛、烹飪、首飾加工等。而我們的技工學校根本不被納入教育系統,政府不撥經費,學生自掏腰包去學,而且教育部不承認這些學校的學歷。

  中國有所謂的公辦職業教育學校,大部分也是有其名無其實,學生畢業后基本沒用,就連老師自己也沒幾個真正在工廠操作過。其實對于那些所謂的三本大學,其中絕大多數可以鼓勵它們轉為職業技術學院,全部賣給或者交給民營企業去運營,因為企業最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人。

  7社會枷鎖

  所謂社會負擔,我認為主要來自四個方面:

  一是來自享有政府權力的事業單位;

  二是各類群眾組織;

  三是各類官辦的協會;

  四是來自社會保障制度的不健全。

  我只給各位舉一個例子,就是各種職業或者職業資格的考試和培訓。根據我的不完全調查,中國現有各類職業資格考試成百上千個,什么護士證、教師證、貨運資格證、計算機資格證等,每個資格證里面又分為好幾個等級。而且取得了資格并不算完,每年還必須參加繼續教育培訓,沒資格不能上崗,每年沒完成規定的培訓學時也不能年檢過關。

  據我們研究,某行業資格考試報名費和考試費用200元,每年需要培訓50 多學時,學費為1500 元,而且學習都是占用上班時間。僅這一項考試及其培訓,企業負擔的成本大家自己算算就清楚了。

  對于各種資格考試,我個人認為其主要目的就是個別利益階層為了賺錢,結果呢,除了增加企業成本之外,還有一個更大的害處就是增加了就業門檻。當然,除了資格考試之外,還有各類檢查和評比,企業也是不堪忍受。

  8假貨枷鎖

  央視每年的“315”晚會,成了中國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各種題材的假貨曝光,也算是中國特色。甚至“315”晚會本身也是“假貨”,央視財經頻道總監郭振璽借此斂財20多億元。作為中國人,我為此深感丟臉。假貨橫行,已經突破了商業倫理的底線。據一位律師朋友說,我們國家的知識產權法律體系非常完整和先進,出現這種狀況的原因,就是政府和相關執法部門的不作為。只有做好知識產權執法,才有資格談創新。

  據與我合作的出版社講,我所有的書,在出版一周內盜版就出現在市場上了。我問為什么不打擊呢,出版方說,無法打擊呀,跨省辦案,人沒到,盜版商就得到信息跑了。執法的人不能跨省,但是書卻可以跨省,淘寶網上買盜版書很方便,而且這些商家手中既有盜版書也有正版書,精明得很。所以如果執法部門不重視的話,你根本無法根除。

  假貨泛濫對企業的害處是什么呢?第一,會增加企業的成本,因為被假冒、被盜版,結果肯定是投資回收期延長,或者干脆就無法收回投資;第二,投資回收期延長,產品價格必然會提升;第三,企業投資研發新產品的動力會降低。

  9國際化枷鎖

  我們不說世界級的大企業,就說歐美那些中小企業吧,人家在研發產品時首先考慮的是面向全球市場。僅以歐美那些文化產業巨頭為例,一部電影、一部動漫甚至一本書的打造,面向的都是全球市場。

  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格局和視野?我們國內的企業呢,有這樣的視野和能力嗎?面向單一的國內市場,你的價格能不高嗎?

  我想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除了企業自身的原因之外,那就是在開拓國際市場方面,我們政府的一些制度和做法,等于給企業套上了一個國際化的枷鎖。這個枷鎖具體表現在:一是金融不開放,二是各種審批手續過于煩瑣。如果一個國家的企業沒有面向全球市場的能力,肯定會被淘汰,而在這方面,我們要做的工作還很多。

  10法律枷鎖

  我們現在大談依法治國,但是我要問,法律錯了怎么辦?在我看來,現在設立上海自貿區和取消、下放審批權,遇到的最大障礙就是法律障礙。一部針對企業的法律,如果法律規定本身就是錯誤的,或者違反市場基本精神的,那就會變成束縛企業經營和發展的枷鎖。

  我到現在都沒看到清理法律的系統化措施,只看到了《公司法》在注冊資金方面的修改。我們的政府首腦和發改委近期不斷強調,對公權力“法無授權不可為”,對私領域“法無禁止即可為”,但是我還是要問,對于那些不符合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和上面兩條精神的法律法規,什么行政法規、政府部門規章,還有那些地方性法規和地方政府規章,你怎么辦?

  如果不做系統清理,就無法從法律精神層面實現“法無授權不可為”和“法無禁止即可為”,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改革精神就無法落實到法律層面,改革的結果也就不能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來。其結果,不但是沒有改革,而且很可能是最壞的改革。企業和企業家就很可能淪為最弱勢的群體,我們國家和民族最悲哀的時刻就會到來。

  以上這些束縛企業發展的十大枷鎖,不是我危言聳聽,而是血淋淋的事實。這些枷鎖,從企業層面看,必然會大大增加企業成本,嚴重阻礙中國制造業的長期發展。

(編輯:admin)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