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常州互聯網+先進制造產業發展高峰論壇
當前位置: 主頁 > 新聞資訊 > 熱點關注 >

政府工作報告再次敦促提速降費 仍需消除競爭門

2018-03-06 10:56 [熱點關注] 來源于:未知
導讀:在政府呼吁、運營商主導的提速降費工程中,運營商并未直接大幅降低流量的售價以及基礎套餐價格,而是現有套餐的基礎上推出了流量日包、疊加包、贈送本地流量......
        在政府呼吁、運營商主導的提速降費工程中,運營商并未直接大幅降低流量的售價以及基礎套餐價格,而是現有套餐的基礎上推出了流量日包、疊加包、贈送本地流量、閑時流量等多種經營策略以實現可控的降價幅度。
  3月5日,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再次敦促提速降費,要求年內取消流量“漫游”費,且移動資費年內降低至少30%、明顯降低寬帶費用。
  2015年初,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一季度經濟形勢座談會上的“流量費太貴了”帶起了降費的節奏。其后,2015年5月的國務院會議明確了提速降費的五大舉措。其后,提速降費政策覆蓋到移動流量、固定寬帶、中小企業專線、取消漫游費等多個領域。
  2014年全年,三大運營商用戶共消費流量18.1億GB,而三大運營商手機上網流量收入總計2438.7億元,流量均價為134.7元/GB。而根據工信部統計,2017年,全國流量價格已降至28元/GB,相比2014年降低了80%。
  而根據本次政府工作報告的“資費降低30%”的目標,2018年的流量均價將降至18元/GB以下,加上家庭寬帶、企業寬帶、專線費用的“明顯降低”,運營商盈利能力受影響被視為大概率事件。
  降費可控
  事實上,在過去三年的提速降費中,30%的流量資費降幅并不算驚人,消費者支出的通信費也并未因降費而減少。
  根據三大運營商財報以及工信部公開數據,2014、2015、2016、2017四年,三大運營商流量資費均價分別為134.7元/GB、78.1元/GB、47.88元/GB、28元/GB,2015-2017三年中的資費降幅分別為42%、38.7%、41.5%。
  而且,運營商的流量收入也并未因降費而下滑。2014年,三大運營商流量總收入2438.7億元,2015、2016則為3016.9億元、4230.41億元,分別同比增長了23.7%、40%。而且,從2017年上半年數據分析,運營商的流量收入仍然在保持高速增長。
  4G網絡的普及使得移動支付、視頻、直播等各種移動互聯網應用迅速擴張,流量價格的下降也推動越來越多的2G、3G用戶向4G轉移,數據流量使用量在近年來呈爆炸式增長。2016年,全國手機上網流量總計88.3億GB,2017年則達到235億GB,增長166%。平均用戶每月使用流量也從778MB增至1775MB,增幅128%。而在2017年12月,用戶月均流量已經高達2752MB。
  消費者流量使用增速超過流量資費的下降幅度,這也是運營商實現薄利多銷的主要原因。
  而另一個原因則在于,提速降費工程中,一個被行業默認的規則是“降費并非降低消費者的通信費用支出,而是降低手機、寬帶的單位資費。”
  在政府呼吁、運營商主導的提速降費工程中,運營商并未直接大幅降低流量的售價以及基礎套餐價格,而是現有套餐的基礎上推出了流量日包、疊加包、贈送本地流量、閑時流量等多種經營策略以實現可控的降價幅度。
  如此一來,大部分消費者在現有套餐、月消費額保持不變的情況下,可以使用超過此前一倍以上的流量。事實上,由于流量的邊際成本趨于零,在網絡容量充足的情況下,大幅贈送流量并不會給運營商帶來額外成本,維持了基礎套餐消費的運營商,仍然可以在4G用戶不斷增長的情況下維持流量收入持續攀升。
  打破競爭門檻
  “但是,取消流量漫游費,很可能會帶來不可控的市場競爭”,多位運營商內部人士認為,“流量漫游的存在一方面會增加一部分流量收入,更大的作用還是調和各省公司,避免運營商各省為了搶用戶而出現惡性的價格競爭。”
  進入4G時代以來,全國移動手機用戶接近飽和,為了拓展農村、校園等新增市場,各地運營商會針對此類價格敏感用戶推出極低資費的套餐,此類套餐價格遠低于正常套餐。
  為了不讓此類低價套餐沖擊正常業務,運營商用“本地流量”的形式約束此類套餐,因套餐中的低價流量在本地之外無法使用,該套餐也無法與正常套餐產生競爭。從這一角度而言,流量漫游一直是人為設置的競爭門檻。
  但本地流量離開本地無法使用的問題也隨之引來消費者質疑,2018年2月4日,國務院官網“我向總理說句話”欄目選登了網民王云峰先生的留言,該留言建議“不要再區分手機省內流量和國內流量”。
  在此次政府工作報告會之前,三大運營商已經開始陸續著手準備取消流量漫游費,多個省份運營商開始推出全國不限量的套餐業務,中國聯通與互聯網公司合作的王卡等業務也開始逐步將套餐內的“本地流量”升級為全國流量。“雖然運營商還需要一些業務平臺、計費系統、網絡管理平臺、客服體系等系統的改造,但技術并非困難”,一位工信部人士向記者分析,“國家層面推進得徹底,運營商很快就會全面取消本地流量的限制。”
  “取消本地流量限制后,如果運營商依然維持現有的管理機制以及新增KPI考核體系,那么流量的降幅很可能會遠超30%,”一位中國電信人士向記者介紹,“運營商在集團市場有個企業短信業務,該業務沒有本地、全國的限制,各省公司都可以在全國開展市場,結果競爭激烈,很短的時間內價格就跌了90%。”
  不過,與企業市場不同,流量漫游并非消費級市場的唯一門檻。目前,“新老用戶不同權”的經營策略依然可以限制市場競爭。目前,三大運營商推出的低價套餐絕大多數僅針對新增用戶,老用戶原有號碼不能直接轉套餐,如果想使用低價套餐必須辦理新號碼。
  這一限制策略將電信市場的競爭局限于新增用戶。早在2006年時,信息產業部為維護消費者權益發布了《關于保障移動電話用戶資費方案選擇權的通知》,要求“在同一移動電話歸屬地內,移動通信企業應保證本企業同一網絡的原有用戶,可以在不改變號碼的情況下,自主選擇使用本企業的所有資費方案”。但顯然,該通知至今仍未被嚴格遵守。
  不過,隨著提速降費的推進,新老用戶同權、攜號轉網等政策或許會陸續寫入政府工作報告。隨著各種競爭門檻的消除,降費也將從“降低單位資費”逐漸升級為“降低消費者通信費用”。

(編輯:admin)

相關內容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