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常州互聯網+先進制造產業發展高峰論壇
當前位置: 主頁 > 快速通道 > 行業新聞 > 廠商資訊 >

向工業互聯網轉型 富士康千億級產業園落戶增城

2017-01-09 15:01 [廠商資訊] 來源于:南方日報
導讀:在2016年的最后一天,富士康科技集團董事長郭臺銘送來一份新年“大禮”:廣州市政府與富士康科技集團子公司堺顯示器制品株式會社(Sakai Display Production,以下簡稱SDP)在穗簽署合作

在2016年的最后一天,富士康科技集團董事長郭臺銘送來一份新年“大禮”:廣州市政府與富士康科技集團子公司堺顯示器制品株式會社(Sakai Display Production,以下簡稱SDP)在穗簽署合作框架協議。根據合作協議的內容,SDP將在增城投資610億元建立10.5代8K顯示器全生態產業園區。項目計劃今年開工建設,年產值近千億元。

blob.png

SDP是富士康和夏普的合資公司,富士康董事長郭臺銘是最大個人股東。這是郭臺銘近十年來,對國內投資的最大一筆項目。郭臺銘說,要把最好的技術落戶在廣州,未來富士康將轉型成為工業互聯網的龍頭。

記者了解到,這是廣州繼思科中國創新總部、GE國際生物園、中遠海運散貨總部等重大項目落戶廣州后,又一個落地的創新型項目。以“豪禮”為2016年收官,建設樞紐型網絡城市的廣州,正加快面向全球集聚高端要素。

A 面板升級賽

10.5代8K顯示器“廣州造”

根據富士康方面介紹,SDP擁有目前世界唯一一條實際運營的10代線8K面板生產線,此次簽約的10.5代8K生產線則是結合了三方優勢,即SDP 8K大尺寸面板生產線、富士康的制造經驗以及夏普的8K面板技術。

記者了解到,“X代線”是液晶面板生產領域的專業名詞。不管多大的面板,都需要從一整塊面板切割下來。而生產線代數越高,其生產的基板尺寸越大,可供切割的屏幕尺寸自然也越大。

例如,10代線的玻璃基板尺寸為3080mm×2880mm,可切割8片57英寸電視面板,或6片65英寸電視面板。而SDP的10.5代線,主要用來生產65英寸和75英寸面板。

10.5代線是對液晶面板生產能力的體現,而8K才是真正與顯現畫質相關的先進技術。

從技術角度看,8K指的是數字影像的清晰度,它的廣色域可顯示出超越自然界所有顏色的色彩,是人的視覺可以識別出來的最高精細影像規格。

目前主流的數字影像為全高清(2K)標準,分辨率為1920×1080。分辨率是全高清4倍的4K影像技術已在市面上出現。而8K意味著其清晰度是4K影像的4倍、也就是全高清的16倍。

SDP顧問孫月衛博士表示,10.5代8K生產線預計將于2019年開始量產,年產值高達920億元人民幣。8K超高精細影像液晶顯示屏幕將給工業互聯網、車聯網、娛樂、醫療、教育等領域帶來一場影像數據革命。

事實上,全球面板廠商都在爭搶10.5代顯示器的“蛋糕”。去年12月,國內最大的液晶面板制造商京東方科技集團發布公告稱,將自有資金58億元追加投入剛剛宣布封頂的合肥京東方10.5代線,未來生產線月產能將達到12萬片。同時,TCL集團旗下公司、華星光電等企業也在加緊布局升級液晶顯示器工廠。

就在項目簽約的前一天,夏普將SDP的436萬持股以171.7億日元(約48億新臺幣)轉讓給SIO國際控股(SIO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而SI由郭臺銘個人名義投資。轉讓完成后,SIO國際控股對SDP持股比例將達到53.05%,成為第一大股東。夏普對SDP持股比例下降至26.71%。

業內人士分析,將“液晶之父”夏普納入麾下,富士康也在加強面板這一強項,將上游資源和終端整機產業進行整合,提前布局技術和產能,以滿足亞洲市場對大屏的需求。

B 布局信息技術

龍頭項目落戶欲碰撞“新火花”

為更加直觀的展示8K技術的效果,富士康的工作人員用一塊顯示屏播放了一臺眼角膜手術的過程。在畫面中,角膜上的毛細血管清晰可見。高清晰的影像產生核心的影像數據,運用顯微影像技術,無論是從一顆物料還是一個產品,系統都能精準地掌控所有流程上的數據。

“我們有聲音數據、文字數據、圖形數據,但影像數據最為重要。目前網絡傳輸的數據中,80%是影像,影像代表的是未來的數據。”郭臺銘說。

“8K影像不僅是中國制造2025的基石,也是改善人類未來生活的關鍵,10.5代8K生產線只是一個開始。”他認為,此次SDP和廣州簽約,通過8K影像不僅讓大數據、物聯網行業如虎添翼,產生的高質量大數據也能夠讓人類更好地對未來進行預測,使人人都能“受益于事前諸葛亮”。

事實上,郭臺銘多次透露出對廣州大數據、物聯網等新一代信息產業的青睞。郭臺銘在廣州出席“2016年小蠻腰科技大會”時,作題為《以物聯網打造智慧科技生活》的演講就提出,移動互聯無處不在,而且只是剛剛開始。

廣州與郭臺銘的“姻緣”始于50天前,而真正讓他看到投資廣州新一代信息產業的機遇是在思科總裁的一場晚宴上。一個月前,郭臺銘與思科公司首席執行官羅卓克、韓國現代汽車集團副會長鄭義宣到訪廣州,并透露探索開展智能網聯汽車、半導體等領域合作。

當前,廣州正加速集聚高端要素,欲抓住物聯網、大數據、智能制造等下一個“風口”。2015年,亞信集團互聯網總部項目和廣州數據交易中心、中興通訊廣州研究院等先后落地。2016年,思科在廣州成立思科美國以外最大的萬物互聯、物聯網研發和智能制造研發平臺。

數據顯示,2016年1-11月,廣州電子產品制造業產值2776億元、軟件和信息服務業收入約2310億元,同比分別增長8.1%、15%。亞信、微軟、思科等巨頭項目落戶帶動了一批上下游企業,形成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基礎。

思科合作伙伴——大同股份有限公司是臺灣首批上市企業之一,目前公司業務涉及電力、系統、消費等三大板塊,在全球擁有超過35000名員工。數月前,大同公司將目光聚焦到廣州。

“公司有興趣在番禺開展工業4.0相關服務,包括智慧制造、智慧城市基礎建設等方面。”總裁林郭文艷告訴記者,巨頭落戶主要構建信息網絡的基礎設施,而大同則為信息網絡提供機電設備以及電力規劃、節能減排等智慧服務,智慧制造、智慧城市的建設需要整條產業鏈的協作和“碰撞”。

目前,臺灣富士康一個6代低溫多晶硅廠已經導入全智能工業互聯網體系,而在廣州10.5代線生態園中,8K影像的全紀錄將會讓富士康在數據上取得更大的突破。在郭臺銘看來,這不僅是找出生產中的偏差,而是超越過去工業思維的飛躍進步。

C 50天敲定項目

全球創新網絡中的“廣州雄心”

在簽約儀式的現場,身著黑色西裝打著紅色領帶的郭臺銘顯得心情很好。他打趣說道,他想到廣州來投資,但因為交通等問題沒有成行,這一等就是28年。

“28年對我來說來得太晚,我應該早點來廣州,所幸,這次從項目談判到落戶簽約不到50天,可以看到廣州政府的效率和對高科技的執著。”郭臺銘告訴記者,要把最好的技術落戶在這里。

2015年,富士康母公司鴻海集團總收入約4.5萬億新臺幣,按照年初匯率相當于8872億元人民幣。超過同期華為、騰訊、阿里、百度四家中國頂級IT企業的營收總和。

一直以來深圳是富士康的大本營,1988年率先在深圳地區投資建廠。隨后,隨著沿海勞動力成本普遍上漲,其工廠從珠三角向長三角、環渤海以及中西部延伸。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富士康在中國大陸的科技園基地約有35個。此次為什么選擇人力和土地成本不見得有比較優勢的廣州?

其實,這是郭臺銘近期第二次公開亮相廣州。在去年11月初的“小蠻腰科技大會”上,他就表示了對羊城的喜歡:“最近有幾個大項目可能要來廣州落戶,深圳的土地有限,其實地有限是其次,最主要廣州的人才比較多。廣州是一個能把創新科技應用到生活的城市,廣州人對于新鮮事物的接受程度超乎了我的想象。”

數據顯示,2015年,在穗工作的諾貝爾獎獲得者6人,中國兩院院士77人。而僅在廣州開發區,便聚集了3000多名海歸,國家“千人計劃”人才56人。同時,廣州互聯國際出口帶寬超2000G,是中國內地最大的互聯網出口。僅天河就聚集了1600家互聯網企業,從這里走出了微信、網易、UC等知名企業。天河的IT互聯網從業人員,僅次于中關村。

此前眾多巨無霸級的企業已經比富士康搶先一步。去年4月,思科計劃在廣州國際創新城啟動區的核心區建設思科(廣州)智慧城項目。而在思科之前,全球領先的投資集團IDG公司透露,將在廣州建立南方總部。緊跟思科步伐的,還有2016年6月,微軟(中國)有限公司與廣州荔灣區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備忘錄,宣布將“微軟云暨移動技術孵化計劃-廣州云暨移動應用孵化平臺”放在廣州。

未來國家和地區經濟之間的競爭,不是發生在孤立的產業之間,而是傾向于發生在產業集聚上。

2016年以來,包括世界500強企業、央企和重點民企在內,一大批重大項目紛紛進駐廣州。從工商登記數據看,2016年1-11月,廣州新注冊企業12.4萬家,同比增長40%;注冊資本超7000億元人民幣,增長37%。其中,大型項目(注冊資本超10億元)75個,中型項目(注冊資本1-10億元)783個。

在城市規劃專家胡剛看來,廣州正在成為全球創新項目的集結地。建設樞紐型網絡城市的廣州,正從全球創新要素配置和國際產業分工中找機遇,面向全球集聚高端資源。以此激發更強的產業集聚和區域集聚效應,在全球城市體系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編輯:admin)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