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常州互聯網+先進制造產業發展高峰論壇
當前位置: 主頁 > 管理信息化 > 制造執行MES >

用友優普孫漢明 智能制造的灰度

2016-05-06 14:24 [制造執行MES] 來源于:it168網站
導讀:在已經過去的2015年,在工業4.0以及中國制造2015等新概念的帶動之下,智能制造也成為了一個熱詞。但2015年同時也是中國制造業的寒冬年,在利潤下滑的巨大壓力之下,中國制造企業被

  在已經過去的2015年,在工業4.0以及中國制造2015等新概念的帶動之下,智能制造也成為了一個熱詞。但2015年同時也是中國制造業的寒冬年,在利潤下滑的巨大壓力之下,中國制造企業被迫加快了自己的轉型之路。于是,單就智能制造而言,理想與現實被分割成了黑白對立的兩個方面。一方面,由于國內大量制造企業基礎薄弱,而造成了大量智能制造的空白點;另一方面智能制造的前景又太過誘人,智能制造已經成為大量中國制造企業的奮斗目標。

  在黑與白的巨大反差中,堅持智能制造方向的用友U8+,2015年制造業客戶的收入,卻比2014年的相同指標翻了一番。而談及其中的原因,用友優普助理總裁孫漢明將這歸結于智能制造的灰度。

用友優普孫漢明 智能制造的灰度
用友優普助理總裁孫漢明

  夾層里的成長

  說起智能制造,把自己主要時間都用于客戶調研的孫漢明感觸頗多,歸結起來,現階段中國的智能制造產業可以說是在夾層里成長。

  孫漢明介紹說:“談起智能制造,多數人可能首先想到的是國外制造業先進國家中的無人工廠、立體倉庫,這也確實代表著目前世界智能制造的先進水平,但回到國內制造來的現實,我們會發現,中國中小企業真正能夠投入智能制造的資金非常有限。很多國內制造企業的老板很仰慕這些工廠,但一聽說這樣的投入動輒幾個億,心理上還是覺得承受不起。”

  另一方面,孫漢明從和大量國內制造企業接觸中深切地體會到:“就算某些國內制造企業腦子一熱,突然想大躍起式地搞智能制造,我也得說,智能制造一定不是用錢砸出來的。如果砸錢就能搞好智能制造,我得說這個過程就太容易實現了,我們可以花錢德國無人工廠搬到中國來,中國的智能制造不就成功了嗎。但實際情況證明,智能制造不可能是這樣實現的,國內絕大多數制造企業還沒這個基礎。”

  但同時,孫漢明認為:“國內制造企業不搞智能制造,從而達到產業升級的目的,制造業的大環境也是不充許。經過了制造業的寒冬,這個市場重新洗牌以后,我們再去看國內生存下來的的制造企業,我們就會發現:生存下來的制造業對信息化和智能制造有深入需求和強烈的欲望,而且說得更直接一些,這些需求和欲望比任何時候都要強。所以U8+在2015年的成功,一定程度上是客戶的需求推著我們在走。智能制造也絕不是一場概念炒作。我相信用友U8在這方面有大有可為的基礎,在近兩年內它會經歷一場又一場爆發性的增長。”

  談起智能制造的概念,孫漢明解釋說:“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智能制造是原來ERP制造往更深化的一個應用。這里邊需要我們結合現在一些更新的可以實現的技術,包括傳感技術、互聯網技術,去實現生產現場的優化。”

  關于智能制造的實現過程,孫漢明表示:“從我的感受來說,智能制造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不同的制造企業根據自己的需求,在現階段有自己急需解決的智能制造疼點, 我們也可以根據我們的經驗和理解,給用戶一些智能制造的建議,這樣在用戶短期、中期、長期的智能制造改造中,我們可以長期合作。用戶報價高低都沒關系,因為許多用戶對智能制造還抱著觀望的態度,重要是我們提供與報價相符的服務,用戶可以在初期保有一定的期望值,我們也一定要從用戶的實際情況出發,利用 U8的產品解決方案,把人、機器和物料三方面的管理做好,通過這三方面的鏈接打好智能制造的基礎。同時按照我們最優的一種模式組成客戶的生產和業務模式、最佳的成本控制。讓用戶感受到智能制造的效果,他們才會愿意在這條路上走得更遠。”

  孫漢明舉例說:“許多國內的制造企業已經循著這個思路取得了成效。象我們的樣板客戶湖北菲利華,這是一家做玻璃纖維的企業,也是一個隱形的行業冠軍。原因在于它在玻璃纖維細分領域里面,全球排名第四,中國排名第一。按理說,菲利華生產的玻璃纖維用于航天材料,還有各種特殊纖維材料用于防輻射、防紫外線,它應歸入高科技企業,但我們到他們工廠看看,會發現他們的機床都不是我們想象的那種全自動化的數控機床。因為這樣的加工工藝要在高溫下運作,同類數控機床是非常昂貴的。”

  孫漢明接著介紹說:“如果按傳統的ERP方式管理,一線的生產工人就得一邊操作機床,一邊操作電腦了,還得找單據、抄數據。操作著半自動或手工式的機床,要完成這些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為了應對這種狀態,我們給他們的機器加了一個工位采集器,才幾百塊錢一個,我們把制造業務流程進行梳理,把現場網線布好,再用上RFID射頻卡技術,員工所有的工序全按射頻卡的方式做上唯一標識。每次生產開工、完工時,射頻技術都可以把實時的狀態自動反饋到系統當中來。生產工人只需輸入加工了幾件產品,敲幾個數字就完了。”

  菲利華采用這種低成本的方式改造過后,管理層從上到下都可以看到每個機臺的作業效果,每個機臺的加工工件的進展情況。這種實時反饋讓菲利華高層感受到了智能制造的力量。在菲利華后期工程建設中,由于新型數控機床的引入,孫漢明表示:“雙方可以在一個更高層次上進行智能制造方面的合作了。從菲利華這個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到ERP到智能制造的縮影。國內還有很多的中小企業,還只處于ERP的簡單應用,像RFID射頻卡技術、條碼技術,對于50%以上的中小企業制造業來說還是比較陌生,其實這個領域的提升就足以改變整個生產制造業的生產效率和管理效率、管理水平。我們的智能制造也完全可以把起點設在這里。”

  孫漢明的話不難讓我們明白一個道理,看上去高大上的智能制造,其實現過程也絕不是非黑即白,國內的制造企業一定要經歷一個充滿了灰色的成長過程。

  完善智能制造行業產業鏈

  國內企業智能制造的實現過程,一大難點是其起點低,另一方面則在于國內數量眾多的制造企業信息化水平的發展不均衡。孫漢明表示:“我這個部門還有一大任務,就是打造智能制造行業產業鏈。”這話說起來容易,真正做起來之后的困難程度卻讓外人難以想象。

  MES系統是面向制造企業車間執行層的生產信息化管理系統,它可以為企業提供包括制造數據管理、計劃排程管理、生產調度管理、庫存管理、質量管理、人力資源管理、工作中心/設備管理、工具工裝管理、采購管理、成本管理、項目看板管理、生產過程控制、底層數據集成分析、上層數據集成分解等管理模塊,為企業打造一個扎實、可靠、全面、可行的制造協同管理平臺。離開MES系統,智能制造也就無從談起。但真正引入MES廠商進行合作時,孫漢明才發現里邊存在著太多的問題。

  孫漢明介紹說:“國內的MES廠商都要有一定的行業特性,沒有哪家MES廠商可以做到行業通吃。國內MES廠商的樣板都集中在電子、機器、汽配等行業集中度較高的行業。此外,國內的MES廠商多數還只能采用解決方案的形式推出服務,而無法將自己的MES系統打造成產品。所以,我們目前在找一些行業做的不錯的MES廠商,跟我們一起打造智能制造完整的方案。我們自己在MES系統上做一些鋪墊工作,這并不是說我們要去開發MES,而是因為它的行業性太強了,我們要做一些適用于行業的東西。我們在基于標準平臺上面做開放的接口,主要是類似于數據交換總線的模式,我們稱之為Open API,讓更多的MES廠商更快的和我們U8+整合起來。”

  沒有深入制造業的人也許不會了解制造業信息化的復雜程度,當信息化向智能制造的深度引伸之時,這種復雜程度也將呈現出級數般的增長。但是,孫漢明表示:“要搞制造業的智能制造,不考慮行業特性是不現實的。相反,用戶非??释麄€性化的行業應用。我們的合作伙伴曾拉我去見過一個印刷行業的客戶,我們在印刷行業確實做了一些非常有行業特點的東西,類似行業插件。當我把這些行業插件給用戶看時,他馬上表示這個行業插件做得太貼心了。”

  說起智能制造行業產業鏈,可能更多的人是按照制造的字面意思,將它局限在制造業內部。但事實上,智能制造與智能營銷一定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對此,孫漢明介紹說:“智能制造和互聯網緊密相連,它本身也是在互聯網大背景下面出現的一次升級改造。在營銷層面,智能制造在智能管理、智能營銷,包括智能化的設計、服務,都會有很深的需求。如果我們說制造業的O2O,這會不會是一個悖論?我們拿汽配行業為例,很多汽車配件通過4S店來銷,也有很多其他汽配在線平臺在做。這些在線平臺面臨很重要的問題就是供給側,供給側在哪兒,他們需要在上面去找。但如果他們和用友合作,它是不需要找的。我只需要把它的數據接口和我的平臺對接起來。汽配廠商只需要在U8+里面點一個按鈕,就可以把它的庫存共享給這個平臺,相當于打通供給側。”

  孫漢明堅信:“智能制造與智能營銷結合起來,制造企業就能更直觀地面向市場,最終它們就可以打造一個自己的產業。”

  從孫漢明的談話中,我們不難體會出智能制造產業鏈的龐大。在這個過程中,單靠用友自身的力量,顯然是遠遠不夠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用友優普U8+的產品策略,以及合作伙伴策略,也在悄然發生著變化。

  打磨智能制造同盟軍

  談起同盟軍的問題,孫漢明介紹說:“智能制造里面一定要強調行業特點,沒有行業特點,所謂的智能制造其實都是不可落地的。但這個落地如果單靠廠商來做,讓廠商把所有行業研究透其實是不現實的事情。每個行業都需要積累和沉淀,這就需要一批人在很長時間內集中于這個行業進去積累和沉淀。為此我們更在關注合作伙伴,希望借助合作伙伴的力量去做好這件事。”

  孫漢明接著介紹說:“我們鼓勵合作伙伴去開發行業插件,他們的行業插件只能在局部應用。而當我們把他們的行業插件推廣開來時,讓他們共享其中的利益,這樣U8+的行業實力得到了加強,合作伙伴也因此而受益。未來我們的體系向兩個方向開放,一個是制造層面的開放,二是營銷層面的開放。就是希望越來越多的合伙伙伴參與進來。”

  事實上,在產品層面,用友U8+一樣在做著類似的準備。孫漢明介紹說:“U8+方面,我們會加大于U8的規范性和開放性,尤其在智能制造行業。規范性方面,開放性方面,不僅僅是針對于企業在制造端的開放性,可能還會有一些互聯網端的,就是端化的開放性。”

  據我們了解,用友優普不僅在產品和合作伙伴層面,在人才儲備層面,一樣密謀進行著積累。用友優普針對合作伙伴的智能制造培訓和內部規范認證,已經全面展開。

  在智能制造項目的交付上,存在著營銷伙伴和交付伙伴的資源或能力不平衡現象,我們也需要打造產業鏈共贏模式,通過嚴格的認證和能力提升,選拔、引進、培養用友優普智能制造項目專業交付伙伴,有效保障智能制造項目交付及專業化咨詢實施與客戶化落地,提升伙伴增值服務能力。

  由于中國中小制造業的管理基礎的原因,我們相信在接下來相當長的時間內,國內智能制造的發展,一樣會以灰色為主色調。對用戶來說,直面自己的信息化現狀,從實際出發搞智能制造,完成一個從白到灰再到純黑的成功轉變。而對智能制造廠商來說,面對智能制造的巨大潛力,已不可能再有一家獨大的局面出現。智能制造產業鏈上的廠商,要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完成一個黑白交融的過程,這樣,這個智能制造產業鏈也可能是灰色的。

(編輯:admin)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