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常州互聯網+先進制造產業發展高峰論壇
當前位置: 主頁 > 精益制造 > 制造執行MES >

中國的下一突破點在于“智能制造”

2016-04-08 15:16 [制造執行MES] 來源于:國家外匯管理局
導讀:從普遍定義來看,“新經濟”一般指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由信息技術革命帶動的、以高新技術產業為龍頭的經濟,包括移動互聯網、先進制造業、新能源等重要內容。

    盡管“新經濟”一詞并不新,但它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還是第一次,由此引發國內外的廣泛解讀。

    從普遍定義來看,“新經濟”一般指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由信息技術革命帶動的、以高新技術產業為龍頭的經濟,包括移動互聯網、先進制造業、新能源等重要內容。廣義上講,“新經濟”可以看作是中國經濟內在轉型升級的外化表現,是中國經濟新常態的一個體現。

    不僅政府工作報告提及新經濟,在《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接觸的許多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眼中,將創新驅動作為主要發展指標更是“十三五”規劃的重大突破。在這背后,則是中國政府希望將新經濟培育成中國發展新引擎的戰略考量。

    “互聯網方面,大家現在已經在探討一種可能性——彎道超車。”瑞穗證券(亞洲)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沈建光稱。“在新經濟上,大家的起點相差都不太遠,中國會借鑒一些發展經驗,但在某些方面也已經在走自己的路。”中信銀行(國際)有限公司首席經濟師兼研究部總經理廖群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

    參考美國通過互聯網、信息科技的發展走出上世紀70~80年代的“滯脹”,在上世紀90年代迎來“克林頓繁榮”,幾乎主導了全球的產業革命。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意識到,大力發展新經濟,為中國追趕甚至“彎道超車”發達國家提供了可能性。

 新經濟將成重要增長引擎

    “當前我國發展正處于這樣一個關鍵時期,必須培育壯大新動能,加快發展新經濟。”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推動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加快成長,以體制機制創新促進分享經濟發展,建設共享平臺,做大高技術產業、現代服務業等新興產業集群,打造動力強勁的新引擎。

    事實上,“新經濟”這三個字并非第一次從總理口中說出。此前,李克強與經濟、農業界政協委員共商國是時,曾8次提到“新經濟”。而就在此前的一個月里,他已經至少3次闡釋“新經濟”的內容和意義。

    在談到“十三五”時期主要目標和重大舉措時,李克強說,經濟發展必然會有新舊動能迭代更替的過程,當傳統動能由強變弱時,需要新動能異軍突起和傳統動能轉型,形成新的“雙引擎”,才能推動經濟持續增長、躍上新臺階。

    不僅如此,在2月3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克強提到,過去我們的政策主要扶持企業的技術改造和就地擴能,現在要提升政策的“邊際效益”,讓政策向新動能、新產業、新業態傾斜,大力發展“新經濟”。他還指出,“新經濟”里面制造業和服務業常常是混在一塊的,設計、制造、營銷一條龍。

    對新經濟引擎作用的判斷已經得到了來自數據的支持。諸多數據顯示,與創新有關的新經濟是過去一年中國增長最快的領域。

    來自Wind資訊的研究數據表明,2015年前三季度凈利潤增長最快的行業主要為新經濟板塊,其中突出的分別是非銀行金融(78.08%)、傳媒(24.69%)、醫藥生物(18.48%)、休閑服務(17.04%)、通信(13.46%)、計算機(12.26%)和電器設備(7.00%)等。

    另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3~2015年,高技術產業增加值年均增長11.4%,增速高于全部規模以上工業3.4個百分點;主營業務收入和利潤總額年均分別增長9.9%和14.4%,增速分別高出全部規模以上工業3.6和10.2個百分點。在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下,高技術產業帶動作用明顯增強。國內外研究機構普遍認為,未來幾年,新經濟將顯著改變中國經濟的總體增長構成。如果從更長的時間周期來看,這種發展趨勢有望更為明顯。

下一突破點在于“中國智造”

    目前,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多點開花,新經濟正步入高速發展階段。對于如何打造新經濟,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運用信息網絡等現代技術,推動生產、管理和營銷模式變革,重塑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改造提升傳統動能,使之煥發新的生機與活力。

    自去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互聯網+”以來,這一戰略已經深刻影響了中國諸多行業。有人大代表對本報表示,要形成新經濟,信息網絡不僅僅要與服務業結合,更要和工業結合。“新經濟不僅是鼓勵大家開開網店,更重要的是改變我們的生產模式,從根本上提高質量和效率。”一名來自浙江代表團的代表對記者表示。

    在“第四次工業革命”在國際學界被熱議時,中國制造的競爭力仍是第二次工業革命的特征,即規?;偷统杀?。在政府首次提出“中國制造2025+互聯網”概念后,《第一財經日報》采訪的專家普遍認為,產業內容是“互聯網+”的重要組成部分,互聯網和制造業的結合將使得中國分別處于三次不同產業革命層級的產業都受益。

    廖群告訴本報,在互聯網發展的某些方面,中國可能已經超過了美國,比如與消費、零售相結合的阿里巴巴,以及社交應用微信,但在與工業、制造業的結合方面,還需要參考美國、德國的經驗。

    2011年,德國提出“工業4.0”戰略,及隨著未來技術創新和進步推動工業進入智能化階段。去年10月,德國總理默克爾訪問中國期間與中國簽署了15份合作文件,確立了德國“工業4.0”與“中國制造2025”的合作。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院長羅文認為,“工業4.0”的核心是通過CPS(虛擬網絡-實體物理系統)實現人、設備與產品的實時連通、相互識別和有效交流,從而構建一個高度靈活的個性化和數字化的智能制造模式。在這種模式下,生產由集中向分散轉變,規模效應不再是工業生產的關鍵因素。

    “其他國家的經驗對我們有一些啟示意義,但不是特別明顯,因為在新經濟上,大家的起點相差都不太遠,中國會借鑒一些發展經驗,但在某些方面也已經在走自己的路。”廖群表示,中國在互聯網與消費、服務業的結合方面已經做得不錯,而制造業的情況更為復雜,但下一步除了服務業繼續保持外,在工業、制造業方面需要進一步加速結合。

被寄予“彎道超車”厚望

    新經濟,這個從美國發展出來的概念,在中國經濟轉型過程中正被賦予新的意義。

    “廣義來說,與傳統經濟不同的就是新經濟,現在的使用則有更集中的指向性,是指以信息技術為代表的一些新的經濟環節,現在來講特別是互聯網、‘互聯網+’或者工業互聯網、工業4.0、制造業智能化等,這些都是新經濟的核心內容。”廖群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

    “將新經濟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意味著將新經濟納入到供給側改革的大框架下,再次強調了新經濟的重要性。”麥格理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胡偉俊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供給側改革不僅是要去過剩產能,更重要的是找到新的經濟增長點,而把新經濟納入到供給側改革的大框架下,也意味著其未來的發展會得到更多資源支持。

    通過互聯網、信息科技的發展為經濟帶來新的增長動力,也曾是美國走出上世紀70~80年代經濟停滯局面的一個手段。魯志國、金雪軍兩位學者曾在論文中稱,領先于全球的美國信息產業發展對其總體經濟運行產生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成為推動美國經濟增長的支柱產業。1992~1997年,信息產業對實際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平均高達28.2%,而網絡經濟的快速發展令美國經濟結構發生根本變化,極大提高了勞動生產率,1997~1998年的勞動生產率增幅為2.75%,遠超80年代的1.4%。

    “現在,中國也處在類似的發展階段,中國和美國同為大國,有發展新經濟的優勢。”胡偉俊表示,相比之下,美國商業體系已經很高效,而中國經濟中很多部分的效率仍然偏低,發展互聯網令效率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沈建光表示,互聯網方面,大家現在已經在探討一種可能性——彎道超車。不少學者都曾指出,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經濟可以發揮后發優勢,為中國追趕甚至“彎道超車”發達國家提供了可能性。

(編輯:admin)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