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常州互聯網+先進制造產業發展高峰論壇
當前位置: 主頁 > 快速通道 > 行業新聞 > 廠商資訊 >

先謀先動的“吳江之路” 緊跟中國制造2025腳步

2016-01-05 14:38 [廠商資訊] 來源于:吳江日報
導讀:全球經歷金融危機,制造業再次成為各國競爭的焦點,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推出了制造業再回歸戰略。中國回歸制造大國后,又面臨什么問題?

  全球經歷金融危機,制造業再次成為各國競爭的焦點,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推出了制造業再回歸戰略。中國回歸制造大國后,又面臨什么問題?

  制造業危機

  2010年,世界銀行的統計數據顯示,我國工業增加值超過美國。但是,事實上我國工業形勢很嚴峻,發展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問題依然突出,科技創新能力不強,產業結構不合理。

  中央提出,要把創新擺在國家發展的全局和核心位置,讓創新貫穿黨和國家一切舉措。然而,我國在一些重大領域都有突破和創新,但體系化的協同創新機制還沒有真正建立。

  現在,我國整體自主創新能力整體上偏弱。2013年中國研發經費投入強度首次突破2%(研發經費投入與GDP之比),但是在企業層面,大型企業的研發投入只有0.88%左右,成果轉化率比較低,和發達國家相比,是幾倍的差距。

  由于整體投入偏低,導致部分關鍵核心技術缺失,高端技術對外依賴達到50%以上,包括機器人、航天的關鍵元器件等。

  我國的出口產品處在價值鏈的低端,出口額看上去很多,但實際賺的錢很少。表面上看,是國內經濟乏力、內需不足,實際是我國高端供給不足。中低端的內需在萎縮,但是高端的供給一直不夠,滿足不了國內需求。

  大多數中低端產品依賴資金和大規模的投入,門檻低,導致過剩,包括制造業中資源密集型的產業,如鋼鐵、水泥、電解鋁、平板玻璃過剩矛盾十分突出。因此,導致只能依靠資金和資源的投入,又進一步引起效率下降。

  2004年到2012年,我國的工業增加值下降了4%,勞動生產率僅是發達國家的幾分之一。效率下降后,如果自然資源、環境承載能力和人力資源不限量供給,這條路可以走下去。但是,目前資源供給接近極限,不可持續。資源、能源的人均分布,環境壓力和勞動力工資上漲都到達了極限,到達極限后只能壓縮利潤空間進行低價競爭,低價競爭的結果就是進一步壓縮產品質量,導致企業品牌形象不佳,中國制造形象不佳,進一步削弱了力量,導致我國沒有進一步創新發展的能力,進入下一個惡性循環。

中國制造2025》:解決創新能力問題(圖片來自百度圖片)

  《中國制造2025》的五大工程

  針對制造業目前創新存在的問題,我國提出了9條戰略任務,分成了四大板塊。第一個板塊,解決創新能力問題。第二、第三板塊分別解決質量和綠色問題,第四板塊解決結構問題,這也是《中國制造2025》五大方針里的前四大方針。

  美國的統計數據顯示,從1963年到2003年,雖然美國的制造業目前占比不到20%,但是90%的專利和2/3以上的研發經費來自于制造業。2012年,我國專利申請總量的44%來自于國內的裝備制造業,所以,制造業是創新的主戰場。

  創新也是《中國制造2025》的主題,它對其他8條任務而言,都是從不同的角度來理解創新。“兩化融合”談的是發展各行業,不管是技術、產業模式還是產業形態,都是共性的先導技術。而“工業強基”強調的是各個行業都要使用的關鍵零部件、先進的材料和工藝等。

  美國把制造業分為三個階段。在前端基礎制造研究階段,有政府和高校支撐,也有不錯的資金量。從后端看,在生產能力建設和生產速度示范領域,企業資金也比較充足。但是,恰恰在實驗室的生產和生產原型能力這個環節是缺失的,可稱之為“缺失的中間帶”。

  圍繞《中國制造2025》,我國也制定了11個“X支撐體系”,包括五大工程,人才、新材料、信息產業、醫藥工業的專項規劃和質量品牌、服務型制造三年行動計劃。

  就五大工程而言,第一個工程是國家制造業創新中心建設工程,提出到2020年形成15家制造業創新中心,到2025年形成40家制造業創新中心,定位于瞄準傳統行業轉型升級和新興行業發展的重大需求,重點開展行業、跨行業、跨領域的基礎、關鍵、共性技術研發成果的產業化和人才培訓,解決“缺失的中間帶”這個問題。

  第二個工程是智能制造工程。通過開展智能示范,今年我國推出了46個示范項目,推廣智能制造生產模式,開發智能產品和自主可控的智能裝置。到2020年,試點示范項目的運營成本、生產周期和不良品率各降低30%,到2025年這三個指標要降低50%。

  例如,海爾參加了智能示范項目,目前其示范效果是生產效率提升了20%,研發周期縮短了20%,成本降低了20%,庫存天數從21天縮短為10天,效果顯著。

  智能轉型當然是面向高端,不過,還有立足國情的中低端轉型,進行全方位智能轉型,要利用新一代信息技術改造提升傳統產業。

  因此,要充分認識互聯網的作用,但不宜擴大互聯網的顛覆作用?,F在很多互聯網企業覺得“橫掃一切”,尤其目前很多服務業顛覆了模式。但在制造領域,筆者覺得恐怕要進入“戰略相持”階段?;ヂ摼W企業要向實體經濟來進發,發展先進制造模式。同時,實體企業,尤其是制造企業要擁抱互聯網,利用新一代信息技術改造提升管理制造的過程和服務型制造,提升競爭力。

  第三,工程工業強基工程。要解決核心、關鍵的基礎零部件,先進基礎材料、基礎工藝和產業技術的發展問題,這些問題嚴重制約了制造業的競爭能力,降低了價值鏈的分工效率,影響國家產業經濟安全。

  工業強基工程也提出,到2020年要達到40%的自主保障,到2025年要達到70%。即如果我國達到了40%的自主保障,就不用從國外高價進口核心的零部件、材料,可以使國內企業,不管是采購國外產品還是國內產品,都能以較低成本實現產業升級,這就是這一條的戰略意義。

  第四,綠色制造工程。通過試點示范,推動流域、區域、行業的示范,要建成綠色制造體系。

  第五大工程是高端裝備創新工程。到2020年,高端裝備要實現自主研制及應用,到2025年,在一些重要領域,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裝備要達到國際領先水平。目前這些裝備還有一定的差距,其中有的是生產工具,有的是交通工具,有的是生產工具的工具。

  這幾大工程的意義是,要打牢制造業高端發展的關鍵共性技術和產業的平臺根基。下一輪中國制造要向高端發展,從國家和區域層面,要打造“高海拔”的關鍵共性技術的平臺。 

(編輯:admin)

推薦文章